茂陵,乃汉陵之冠。茂陵博物馆是以汉武帝茂陵、霍去病墓及大型石刻群而蜚声海内外、融文物、古建、园林为一体的西汉断代史博物馆
今天是
   
 
  新闻动态
 
 现在的位置:首页 | 新闻动态 | 正文
一代大将之崛起(连载一)
 
    
    公元前140年,在汉武帝即位那年诞生了一位幼年、童年生活痛苦而又奇特私生子,他叫霍去病。
    霍去病的父亲霍仲孺是河东郡平阳县(今山西省临汾)人,受派遣到长安都城在平阳公主府当差的时候,卫青和他的三个姐姐卫君孺、卫少儿、卫子夫也在平阳公主府当差、当奴婢。卫氏三姐妹都长得漂亮、美丽动人。霍仲孺和卫少儿相互间产生了感情,有了私通,生下霍去病的时候,霍仲孺早已被打发回老家了。霍去病是在一群奴婢中长大的,生活在“低人一等”的境况之中。可是不久卫子夫进宫,其弟卫青便当了朝廷的武将。卫青有这样显赫的地位,除了自己文武双全、人品厚重这一主要条件外,与皇帝是他的姐夫、皇帝姐姐平阳公主是他的情人、后来成了他的夫人,也有很大的关系。
   
    霍去病的幼年和童年经受了没有父爱的痛苦,但因从小在皇宫里长大,又受到姨父和舅父的影响,很早就习文练武。因此,他在和同龄孩子们一起玩耍时,也表现非凡。
   
    当时,朝廷经常谋划怎样战胜匈奴,安邦治国。汉朝的军队在战略战术上,还是传统的那一套。虽不能说屡战屡败,但总是抵不住匈奴那种兵贵神速的偷袭战法。一夜之间,匈奴的军队就突袭到甘泉一带,待到汉兵出击时,匈奴部队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对此,汉武帝刘彻一时也想不出个好办法。有一天,他出来散步,偶然看到一帮孩子在玩打仗的游戏,便走过去看热闹。突然间他听到一个男童大声命令道:“快上马,骑兵跑得比步兵快,守门的步兵要坚决顶住,追赶敌人的骑兵出发,有骑兵就可以追歼,要保证全胜。”武帝一听,喜出望外。这是谁在发号司令?原来是霍去病。此时,霍去病已长大了,武帝拉着霍去病的手,高兴地说:“好!好!真是一个霍去病,这下子又治了我的心病。”
   
    公元前123年,边郡传来消息,匈奴万余骑兵袭击代郡。代郡郡守朱央虽早已得到匈奴蠢蠢欲动的消息,但因防范不严,结果城破,被匈奴掠走边民1000多人。
    就在这个时候,大将军卫青却因气不顺、体不适,和人酣斗受了点伤,所以当武帝找他来商讨对策时,他昏头昏脑,毫无准备。武帝传御医来给卫青诊断,却诊不出有什么病。于是,武帝认为卫青可能对自己不满,问他,他又不说。武帝有点生气,自言自语地说:“难道不用你卫青就打不了胜仗啦。”于是,他立即进行部署:合骑侯公孙敖为中将军,翕侯赵信为前将军,卫尉苏建为右将军,再调李广为后将军,左内史李沮为强弩将军,又任命张骞为向导,暂由李广代行统帅之职。这次出征作战,结果令武帝大失所望,他说:“朕十万大军劳师远征,却只斩了千余首级,甚至没有真正交上一仗。”武帝正在恼火之时,霍去病在一旁竟大胆说了一句:“这次无功退军,只因无大将军统帅大军。”武帝感叹道:“不错,去病,你何时能为朕分忧?”
   
    “陛下,我的战马已备好了鞍,我的兵器已磨得锋利,我的行装已准备就绪,只待陛下一道圣令了。”霍去病信心十足地向皇帝请战。武帝听了虽然十分慰藉,但还是心疼地说:“去病,你才只有17岁,我朝历来还没有17岁的将领。”但是,武帝看他求战心切,斗志极高,从锻炼的角度考虑让霍去病随卫青先后出征了两次。
   
    公元前122年4月,武帝决定让卫青再次统帅汉军出征讨伐边郡匈奴,同时,决定晋升霍去病为骠姚将军,正式率兵出征作战,并给了他八百期门军士,卫青欣然同意。这年,霍去病已年满18岁。
   
   
    大部队到达预定地点之后,张骞画了一张地形图给卫青,并指着匈奴的一处驻地报告说:“此处对我们有利,是易攻难守的地方,若有奇兵突袭,可能得手。”卫青觉得有点冒险,不太同意这种战法,霍去病听了,却认为可行,他说:“舅父,我倒以为可以一试。”并补充道:“正如你攻击右贤王一样,不是出乎他的意料而得手么。”最后,卫青问去病:“你去,需要多少人马?”霍去病说:“我只带皇帝恩准我的八百期门军。”站在一旁的公孙敖、赵信、苏建、李广等人暗中嘲笑霍去病有点不自量力。霍去病领命而去,他首先在八百勇士面前作了简短有力的动员,而后下令:“趁敌无备,掩杀过去,但要50人一队,不可单兵行动,敌众我寡,乱者必死.要冲乱敌人,各个击杀,现在——冲!”
   
    当霍去病的八百天兵冲到敌营时,匈奴营地正在欢歌饮宴之中,全然没有戒备,果然是一冲大乱,数千匈奴兵狂喊狂叫,乱冲乱逃。被汉军小分队各个击破。此时,霍去病正追杀敌首,早已忘记了不许单个行动的战法。他判断前面那个头戴金冠的老头,必定是这支匈奴部队的首领,立即抽出长剑,拍马追杀上去,剑扫头落,如同砍瓜。他将这个首领的脑袋用剑挑起示众,匈奴兵见了降的降、逃的逃,狼狈不堪。被霍去病砍头的匈奴,就是该守敌的大头目、单于祖父——籍若侯产。
   
    很快,匈奴援兵来了,包围了霍去病的这支小分队,霍去病当机立断,立即率部队以闪电般的速度突出重围,胜利回营。当匈奴援军大将呼毒尼得知汉军这位年轻将领,就是卫大将军的外甥、只有18岁的霍去病时,他在自己的袍袖底下写上了这样一行文字:霍去病也许是匈奴人的又一个噩梦。
   
    这一次由霍去病带兵偷袭敌人首脑机关的战斗,共斩杀了2028个匈奴,俘虏了相国、当户,斩杀了单于的祖父籍若侯产,活捉了单于的叔父罗姑比。
   
    汉武帝对霍去病这次出征作战,倍加奖赏。根据霍去病的战功战绩,即以二千五百户封他为冠军侯。在中国的历史上,这是第一次出现“冠军侯”一词。
   
    公元前121年春,霍去病奉命统率精锐铁骑1万人,从陇西出塞首先夺取“河西走廊”。在进兵河西的战斗中,他灵活迅速,猛烈冲击,发挥了强大的威力。他率战士跨过乌戾山,攻破匈奴速濮部落,涉渡狐奴河扫荡了匈奴5个王国,使得敌人失魂落魄。霍去病采取拒降者杀、降服者赦的政策。转战6天,冲过焉支山1000余里,于皋兰山下和匈奴复兵相接。肉搏善战,杀敌甚多,获得大胜。这次战役,杀了折兰王、卢侯王(两个匈奴部落的酋长),生擒了浑邪王的儿子及相国、都尉,歼灭匈奴官兵共8900多人,获得了匈奴休屠王的祭天金人(佛像)。霍去病第一次当作战司令竟取得如此辉煌战果,令朝廷文武百官,无不心服口服。实践证明了汉武帝用人的雄韬大略。
    公元前121年夏,汉武帝派两支军队进攻匈奴。骠骑将军霍去病与合骑侯公孙敖为一支,受命从北地郡(今甘肃环县东南)出塞。另一支是博望侯张骞、郎中令李广,从右北平出塞。张骞、李广的军队,是策应霍去病大军河西攻势的。霍去病领兵出北地后,与公孙敖分路挺进,公孙敖因迷失路径,未能按计划和去病会师。霍去病独率骑兵,涉水过钧耆河,以舟渡过居延水(甘肃张掖县北),到达小月支地区。人不休息,马不停蹄,直向祁连山进攻,匈奴各部望风溃败。这次战役,共俘获单于部下单桓王、酋涂王及相国、都尉与众降者2500多人,斩敌官兵3万人。捕获五王、王母、单于阏氏(单于妻)、王子59人。汉武帝为了旌表霍去病的功绩又加赏他五千四百户。此后,霍去病政治地位日高,军事威望日大,与大将军卫青齐名。
   
    驻守河西的匈奴休屠王、浑邪王及部属经霍去病两次猛烈冲击,伤亡惨重。伊稚斜单于认为,休屠王和浑邪王居西方,战守不力,欲拿两王治罪。休屠、浑邪二王听到风声后极为恐惧,他们准备投降汉朝。商量已妥,就派人赴汉边界接洽。这时,大将李息领兵在陇西黄河沿岸修筑城堡,接待了浑邪王的使者便火速报告汉武帝。武帝认为匈奴情况复杂,怕其投降有诈,借机袭击边防。于是派霍去病带兵以武力受降。霍去病冒着风险前去。休屠王突然反悔,不想降汉。浑邪王深知情况紧急,即刻杀死休屠王,将其队伍收编。当霍去病领精锐骑兵1万人,渡过黄河,列阵前进途中,浑邪王的部队,也列阵等候,双方阵营遥遥相望,步步逼近,情势愈显紧张。当时浑邪王的部队中,有相当一部分匈奴官兵并不是真心实意投降,而是大有叛乱散奔的势头。霍去病看到这种情况后,立即挺身驰入浑邪王阵营,与其洽谈,命令把拒降的匈奴兵士斩杀。结果一举斩杀8000多人,并马上派人送浑邪王赶赴长安见汉武帝。然后霍去病率匈奴降兵约4万余人,缓步渡河东归。回到长安。霍去病在此次受降的军事指挥中,充分发挥了他果敢机智的才能。河西受降的成功,是霍去病为汉朝所立最大的军功,也是汉朝两次用兵河西取得的最辉煌战果。
    汉武帝在长安隆重举行了河西大捷的庆祝大会,欢宴降汉的匈奴官兵和部落,封赏汉军将士。封浑邪王为漯阴侯,食邑一万户。又封了其他匈奴部落四个王为侯,允许他们不改变其本国的风俗而属于汉,安置在陇西、北地、上郡、朔方、云中等五郡关塞附近地区,称为“五属国”。所谓属国,就是保持其原有的官职及生活习惯,具有很大的独立性质。
   
    “河西走廊”包括祁连山山麓一带,水草丰饶,是适宜牧养牲畜的地区。浑邪王降汉后,其残部退到燕支山以北(今甘肃山丹县北)至新疆白龙沙(即白龙堆,罗布泊东)。当时匈奴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:“亡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。失我燕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。”汉朝在河西广大地区增筑关塞的同时,又展开政治和经济上的新攻势,在河西创立酒泉郡,接着又设武威郡。不久又分武威郡为武威和张掖两郡,将酒泉郡分为酒泉和敦煌两郡,史书总称为“河西四郡”。当时,汉武帝考虑到匈奴兵在陇西、北地、上郡等地区的侵扰减少,所以命令裁减守边兵员一半,以减轻天下徭役。
    公元前119年春,卫青、霍去病受命,各领骑兵5万人,随军载运衣物、粮食者(内有私人马匹相从者)4万,组成14万骑兵大部队。加上尾随输送物资粮草的军马和后续的步兵、民夫共数10万人马,浩浩荡荡北上,奔杀北疆匈奴。兵分东西两路,卫青兵出定襄,霍去病兵出代郡。
   
    卫青领骑兵出塞l000多里后,发现单于亲率骑兵,严阵以待。面对危险局面,身经百战的卫青临危不惧,命令部队结成营寨,防敌突然袭击。又派5000骑兵,向匈奴进攻。单于派1万骑兵迎战,双方展开激战。战至傍晚时分,狂风骤起,飞沙击面,汉军从左右翼夹攻匈奴。单于被汉军团团包围,他见汉军兵多将广,再战下去不利,于是等到日暮时,趁狂风猛烈,率数百精悍骑兵,突围向西北逃去。
    霍去病指挥的东路大军从代郡出发,北上行军两千余里,直奔左贤王驻地。大军越过大沙漠.跨越高侯山,渡过弓卢河,擒获单于近臣章渠,杀死比车耆王,致使匈奴主力军被粉碎。这一次,霍去病率领的部队,擒住了屯头王、韩王、将军、相国、当户、都尉等匈奴将领83人,斩杀和俘获匈奴官兵7万多人,使左贤王所部几乎全军覆灭。
   
    此次西汉两路大军远征,追击匈奴出塞两千余里,匈奴死伤9万人,从此不敢再于漠南设立王廷。汉武帝终于将匈奴势力赶至大漠以北。
   
    汉武帝奖励两路大军中的有功官兵,任命卫青、霍去病同为大司马,并规定了霍去病同大将军卫青的级别、俸禄相同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
 
 
 
地址:陕西省兴平市茂陵博物馆  电话:029-38456140

Email:1483852205@qq.com  网址:www.maoling.com


版权所有:茂陵博物馆      备案号:陕ICP备05004165号